王健林日前在签约赞助中国足协时说,3年内赞助5亿元,3年后是否继续赞助,看这3年的效果。王健林要什么效果?一是中超上座率要上去,二是足球人口要上去。且不说中超,第二个目标我看有点悬。“足球人口”从哪里来?从青少年当中来;青少年在哪里?在学校,在学校里读书,读得体育课、音乐课都不上了,读得没有白天晚上,读得没有星期天,拿什么时间去踢球?学校向学生要升学率,王健林却向学校要“足球人口”,这不是与虎谋皮吗?签约前王健林跟教育部门商量了吗?

我国的青少年注册球员,一种说法是7000名左右,有的说有45524名,即使取后者,也不到邻国日本50万名的十分之一。据知情者说,到了初三、高三,喜欢踢球的孩子也不踢了,因为要中考、高考了。教育部门里的一些体育工作者提出,学生中的足球苗子如能享受“足球加分”,踢足球有出路,“足球人口”就不会流失了。说这话的,好像是火星人,好像不知道“高考加分”是怎么回事——“足球加分”轮得到“足球苗子”吗?足球要不要上去,不是足球场上的人决定的,是足球场外的人决定的。

这些年,不再听人说“我国足球场的人均面积太低”。因为“足球人口”少得可怜,也不需要足球场了。

不过没关系,足球不行,我们有高尔夫球。据6月20日《人民日报》报道,国务院自2004年开始,陆续叫停新高尔夫球场建设。然而从2004年至今,全国高尔夫球场从170家增至600家,意味着在禁令发布后全国又建了400多家。最近引起公愤的一例,是北京海淀区四季青桥附近一处地震应急避难场所,名为曙光防灾教育公园内,违规建起了高尔夫球训练场、餐厅、会所等多处高档消费场所。

足球场少而高尔夫球场多,“足球人口”少而“高尔夫球人口”多,都是富有中国特色的。既然踢足球很难踢成“成功人士”,那就不踢球,先投入各种竞争,如升学竞争、市场竞争、职场(官场)竞争,在竞争中成为胜利者,争取进入“成功人士”的行列,然后就有机会、有能力成为“高尔夫球人口”了。“成功人士”不一定喜欢打高尔夫球,但“高尔夫球人口”基本上都是“成功人士”。

足球不行,没关系,我们有高尔夫球;教育很失败,也没关系,照样能培养出“成功人士”来。400多家违规的高尔夫球场,都是“成功人士”的手笔。失败者,则是被高尔夫球场占了田地的农民,被高尔夫球场占了避难场所的市民。

王健林是国内地产首富,建过几个高尔夫球场的。但是,他还想着“足球人口要上去”,说明他不认为,一个国家只要有“高尔夫球人口”就够了。相比之下,一些官员,口袋里揣着一张或数张不用自己掏钱的高尔夫会员卡,就想不起还有很多“非高尔夫球人口”,想不起他们要种地、要晨练,地震来了要避难。“高尔夫人口”的享乐,比公众的安全还重要——这样的“高尔夫球热”,不如说是“高尔夫球灾”,这样的官员,其实就是民众想避而避不开的“难”,“官难”。

商讯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